荔枝种植匠陈浩潮:让仙进奉走向世界——有一种坚持叫精益求精-星力电玩城平台

   | 公众号   |

2018-08-14 14:29:16 来源:南方农村报

分享到:
  本篇是“2018广东十大荔枝种植匠”的第六篇,主人公是陈浩潮。荔枝种植匠评选评委李建国点评:童年时耳濡目睹,少年时专家学堂,青年期传承创新,中年后开拓进取,造就了充满荔枝情怀的匠人陈浩潮,他是一位自己有故事,又会讲故事的荔枝产业界的精英。让仙进奉走向世界,叫“仙基”牌荔枝家户喻晓,相信凭着他骨子里透出的那股“匠气”,“仙进奉大王”的美荔人生会越走越精彩。

  “ 47岁的陈浩潮皮肤黝黑,戴着一顶草帽,脚穿一双拖鞋,俨然一位风尘仆仆的“老农”;然而,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端坐在茶亭泡茶,举手投足间又隐隐透出一股子“匠气”来。”

  传承

  上世纪90年代,是荔枝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广州市增城区仙村镇的荔枝树,多是那个时期的产物;也有一部分,则是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更早的时候种植的;另有百年以上的老树,年年开花结果,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陈浩潮的成长,是离不开这些荔枝树的。从当地与荔枝有关的典故,到村中两棵进奉母树的由来,他听过几百上千遍,又一一介绍给外地人。“这些历史故事,构成独具特色的增城荔枝文化,丢不得的。”陈浩潮感叹。

陈浩潮在果园

  他回忆,七八岁的时候经常和父亲一起在山上看果园,因为当时父亲是仙村镇农委办的工作人员,在田间地头忙活是常有的事。耳濡目染之下,陈浩潮对果树的生长习性和管理维护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他笑道:“果园里有一个毛坯房,我经常一个人跑过去,一待就是一整天,不觉得厌烦。现在想想,那种感觉应该就是喜欢。”

  上世纪80年代,父亲在狮头岭种植荔枝,陈浩潮从旁协助,开始关注荔枝的种植生产。1987年9月,陈浩潮16岁,刚刚中学毕业,参加了由广东省农科院举办的第一届荔枝种植培训班。“据上课的老师介绍,当时培训的学员年龄差距很大,16-60岁各年龄段的人都有,我是最小的那一个。”陈浩潮认为这次培训改变了他的观念,他意识到荔枝的种植技术和方法还需要进一步摸索。

  参加工作之后,陈浩潮并没有“置荔枝于不顾”,他还是会通过各种渠道,参加农业部门和科研院所举办的培训班,通过学习和交流分享,他吸取经验并不断总结,在生产实践过程中,及时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推广

  2009年,陈浩潮的工作重心转移到荔枝上来,将其作为一项事业来发展。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基岗村村民,通过高接换种的方式,大力推广仙进奉品种。“之前并不是没有人做过(高接换种),但都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陈浩潮动员一些大种植户,以及有想法、希望改变当前现状的果农,一起改良品种,并花费大量力气宣传仙进奉。

嫁接之后的生长状况

  此前由于仙进奉的市场认可度并不高,多数情况下还是披着“糯米糍”的外衣进行销售。但是久而久之,也形成了一定的口碑,许多消费者和批发商慕名前来,只为寻找来自基岗村的“糯米糍”。“从客户反映来看,该品种足以和桂味、糯米糍相媲美,而且其成熟期较晚,一般在7月上中旬成熟,错开了上市高峰期,发展前景看好。”陈浩潮认为该品种比其他品种更有推广的价值。“也是时候为仙进奉正名了!”陈浩潮告诉记者,因此他开始向相关部门递交申请,为仙进奉荔枝谋求一个合理的身份。

  2010年,广东省种子总站专家组织勘察并通过了品种鉴定。

  自此,仙进奉荔枝进入了高速发展期。2012年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仙进奉商标;2014年制定省质量标准,并申办广东省名优产品认证;2013-2017年被广州市农业局列为主推品种。

  发扬

  一个人牵头,影响一村人种植,带动一群人致富,陈浩潮努力的成果显而易见。

  基岗村的仙进奉荔枝每年以数十元每斤的收购价,成为村民名副其实的“摇钱树”。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种植面积越来越大,陈浩潮指着远处一个山头介绍,在他种植仙进奉之后,周边的一些山头也都陆陆续续淘汰了原有的品种而改种仙进奉。“可以明显看到,以我的基地为中心点,向四周不断延伸。”陈浩潮对此十分自豪,他说:“农户要看到有利可图,才会选择种植,而仙进奉,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2011年,陈浩潮牵头成立基岗仙进奉荔枝专业合作社(下称“合作社”);2014年,广州市仙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并注册“仙基”牌仙进奉荔枝。通过“公司 合作社 农户”的运作方式,以及口碑宣传带来的效应,仙进奉开始在国内外市场崭露头角。2014年,仙进奉荔枝成功进入香港高端市场。

  随着电商的发展,陈浩潮也开拓了线上销售平台,今年仙进奉平均亩产3000斤,合作社总产量超百万吨,而电商销售约占40%。虽然荔枝大年导致市场价格低迷,但是仙进奉荔枝每斤的收购价依旧保持在两位数。陈浩潮介绍,基岗村民种植的荔枝平均价为17元/斤,高达27-28元/斤;而他基地的荔枝均价为35元/斤,最高售价为45元/斤。

  2015年,他前往云南,亲手嫁接了几棵荔枝树,将仙进奉荔枝带出广东;次年,仙进奉荔枝以同样的方式在四川落地。占据晚熟产区和优质品种的优势,这两个实验基地理论上应该盈利颇多,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的目的不在于抢地盘、占市场、最大化获利,而是希望把实验基地打造成样本,供当地果农借鉴,带动当地荔枝产业更好地发展。”陈浩潮态度诚恳。

  采访过程中,陈浩潮的电话差不多10分钟就会响一次,“云南的合作社告诉我基地的仙进奉已经成熟了,下周我就要过去一趟,考察那边的市场。”他边回微信边说。

  励精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仙进奉荔枝近几年的发展速度大家有目共睹,但是陈浩潮并未满足于已有成绩。

  2015年,他投资建设“荔枝贮藏保鲜和农残降解”项目,研究通过生物细菌降解农药残留问题。而起因,源于一场荔枝的较量。由于一些专家对大陆生产的农产品带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尽管当时增城仙进奉荔枝已经获得了“无公害农产品”和“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认证,且“仙基”牌荔枝还被评为“绿色食品”,依然被有色眼光打量,导致在较量中落了下风。

研究降农残的实验室

  陈浩潮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劲头:“既然你们掩耳盗铃,那我就要做到让你们无可挑剔。”因此,他投入大量精力,争取最大限度地降解农残。据介绍,该项目目前已经落地。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

  今年1月份,陈浩潮承包了一块400多亩的果园。果园里的树多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种植的,承包之前已经处于半荒废状态。陈浩潮接手以后,通过矮化和嫁接的方法,将这片果园的荔枝改种为仙进奉,预计明年即可挂果。果园里,挖掘机在奋力开道,除草机在努力除草,工人正在砍枝或嫁接,而散发着臭味的水肥发酵池也正在通过管道向树木输送营养……

  “我希望这片果园能够真正实现机械化,因此现在的每一步都严格按照机械化标准有序进行。”走在果园中,他经常忍不住停下来给工人作指导,他表示,树体的高低和长势、行距的大小和坡度、机器的使用与改进等,都需要从最初这个阶段开始做起。

  未来,他希望将能够和周围的果园连接起来,发展成农旅结合一体化的休闲庄园。而这些规划建设,他已经在脑海里描摹了一遍又一遍。

  初心

  去年,增城区人民政府开始在仙村镇打造“荔枝小镇”,陈浩潮功不可没。同年,荔枝文化博览园(下称“博览园”)建成。

  博览园门口有两棵500多年的古荔枝树,被一双妙手修剪成古典雅致的盆景,一侧伸展,似在招手欢迎远道而来的宾客。这是陈浩潮的杰作。据了解,他儿时的兴趣之一是待在果园,兴趣之二便是做盆景,19岁即加入了广东省盆景协会。

  长期接触园林工作,他对生活和工作环境拥有许多想法。除了门口的迎宾盆景,博览园里的一砖一瓦、一窗一栏,都是其想法的产物。他尤其喜爱荔枝木,院落里的摆设、走廊的扶手,均由朽木雕刻而成。

  “这些木头,都是移栽没有成功的古荔枝树的枝干。”提到这里,陈浩潮不免有些愤然。许多现代人不懂古树对文化传承的意义,因为经济开发导致古树被毁的现象时有发生。这些年,陈浩潮陆陆续续地搜集了上百棵百年以上的古荔枝树,这些树目前就集中在他的一个果园里。“古荔枝树很难存活,一般只有50%的成功率;而且移栽成本较高,一棵树就消耗上万元。”陈浩潮说,总要有人去保护,即使古树死亡了,它的枝干依旧能够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是荔枝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陈浩潮收集的古荔枝树

  陈浩潮告诉记者,他还有一个种质资源圃,里面集纳了200多个荔枝品种,都是通过科研机构和果场赠送、或者自己寻找得到的。他计划为每一个品种都设计一个身份证,包括产地、名称、性状等信息,供世人了解。

  “除了展示荔枝文化与种植资源等有形的内容之外,博览园本身也将作为一个集科研、讨论、培训等于一体的交流平台,这样,才会真正实现其价值。”陈浩潮对此胸有成竹。

  陈浩潮的家里,就是一个小小的博览园,可以看到,挂果的老树、枯木制成的茶亭、精心设计的盆景和精致的石头摆件,几只草帽相映成趣。

 

  作者:南方农村报记者 晁海娟

 
责任编辑:陈志深
南方农村报()独家报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谢谢合作。
南方农村报(www.nfncb.cn)独家报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喜欢我们的报道,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看完这篇还不够?请 戳这里 进入阅读下一篇!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
关于南农
农村报

订报热线:

报料热线:

广告热线:

email:

分享

评论

加入收藏

阅读模式

#

扫一扫,使用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