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1927年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 “潮汕七日红”播下革命火种-星力电玩城平台

   | 公众号   |

2021-06-18 16:30:12 来源:南方农村报

分享到:
在揭阳普宁,高约15米的革命烈士纪念碑耸立流沙人民公园中央,为这座城市赋予了更多的红色内涵。公园走道旁,有数十个讲述红色经典故事、革命事迹的小展板。“坚贞不屈中华魂杨石魂”“多年山十八烈士英雄事迹”“英勇善战的红军团长古宜权”……在市民陈先生眼中,这是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亦如潮州的涵碧楼、汕头的大埔会馆、揭阳的揭阳学宫等,潮汕地区的红色基因早已烙印在这片土地之中。回望历史,一切有迹可循。
 
1927年南昌起义后,起义部队在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等率领下南下广东,于9月23日进入潮州城。9月30日,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起义军被迫撤出,红色政权也随之失去。虽仅存7日,但红色政权点燃了潮汕地区革命的熊熊烈火,这番“红色启蒙”也被称为“潮汕七日红”。
 
随后,在撤离过程中,周恩来、贺龙、叶挺等率领起义主力部队到达揭阳普宁。起义军领导人召开了“流沙会议”,总结了起义的经验教训,为下一步革命斗争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有专家认为,南昌起义军进军潮汕后,为潮汕地区人民开展武装斗争、组建红军和创建革命根据地提供了有利条件,提出了“实行土地革命”“一切权力归工农”等口号,让劳苦大众看见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希望,浓烈的革命热情为粤东大地增添了一抹红。
 
奋斗之路
人民夹道欢迎起义部队进城

 
在潮州西湖湖畔,涵碧楼背倚葫芦山青翠山色,面临西湖水碧绿湖光,“涵碧”之名由此而来。自去年3月该地升级改造后,涵碧楼从外到内焕然一新。
 
楼檐顶端的红五星与门前400余年树龄的木棉树相映成趣,洋楼内外新增人物塑像、雕塑群、vr设备等,且融入广济门、城墙等潮州传统建筑元素。展厅以现代设计语言与传统的设计风格,讲述着当年激情澎湃的红色故事。
 
在二楼展厅入口,一张南昌起义军行军路线图,详尽展示了当年起义军在粤东的革命轨迹。涵碧楼讲解员郑思艺介绍,1927年南昌起义军进入广东后,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郭沫若等人于9月23日到达潮州,在此处联合部署军事行动。当时,贺龙部第三师司令部就设在该楼。
 
“当起义军来到潮州城时,受到城里百姓热烈欢迎。”郑思艺说。
 
展板上以图文记录了当地群众配合起义军工作的珍贵史料。24日,起义军从潮州出发进攻汕头。潮安沿铁路线各区乡的农会、妇女协会,积极发动群众在各地车站欢迎、慰问起义军,做好向导、运输等工作;起义军占领潮州期间,潮安工农武警持续向各地发起武装暴动,驻潮起义军闻讯后帮助农民自卫军和赤卫队攻打、攻占了浮洋徐拢乡和洪巷民团两大反动据点,为起义军往返潮汕之间扫除障碍,也为农民自卫军和赤卫队留下武器资源。
 
记者还在汕头大埔会馆里看到当地市民群众欢迎起义军进城的历史资料。起义军进城当天,汕头市革命委员会和起义部队组织各方力量,迅速开展各项工作,发布保护民众团体和商界同胞的安民告示,维护社会治安,建立革命秩序,组织复市复工,还接管了《岭东民国日报》。如今,这座大埔会馆已经修缮活化为汕头市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三层高的白砖小楼,为观众重现了这段短暂却意义重大的历史。
 
在普宁流沙教堂召开军事会议
 
地方史料记载,起义军进入普宁是“潮汕七日红”后的一次战略转移。
 
1927年9月28日,起义军主力向揭阳汾水进发,迎击进抵该地的军阀及反动派部队。
 
但在汾水之战中,敌人数量越来越多。随后的两天两夜中,贺龙、叶挺等率领6000多名起义军与1.5万名敌军在揭阳县玉湖汾水村激战两天两夜,歼敌3000多人。
 
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起义军在给敌人重创后主动撤离战场,在揭阳县炮台镇与从汕头撤出的前敌委员会、革委会等人员汇合,渡过榕江,经潮阳贵屿,向普宁流沙方向转移。
 
1927年10月3日,当贺龙、叶挺赶至流沙后,中共前敌委员会在流沙教堂侧厅召开军事决策会议,从政治上和军事上总结经验教训,并在军事上作具体部署。而主持这场会议的,是当时正发着高烧的周恩来。
 
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取消国民党旗号,由“下海”改为“上山”挂红旗,把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结合起来,并研究部队撤退路线和行动计划,以及护送领导同志撤离工作。
 
“流沙会议总结了南昌起义以来的经验教训,这是当时起义军最为迫切需要的。”普宁市博物馆馆长江宁文认为,南昌起义从暴动到战略转移,仅用了2个月时间,而会议围绕起义军下一步将如何开展革命斗争,怎样建设政权和军队做出部署,意义重大。
 
流沙会议尚未结束时,起义军接到敌军来袭情报,军阀陈济棠的两个师已向流沙逼近。危急之下,周恩来当机立断宣布会议结束,命令起义军各领导干部率部队向海陆丰方向转移。
 
奇迹脱险“一个不少”
 
普宁当地人都知道,巍巍莲花山,是广东著名的革命老区。莲花山境内峰峦重叠,山势险峻,在战时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1927年10月3日,起义军主力部队从流沙出发,向海陆丰撤离。但在途经莲花山时,后卫部队在距离流沙三公里外的钟潭村遭到军阀陈济棠军队的突袭。
 
病中的周恩来奋力整队,亲自指挥警卫营护卫起义军领导人突围。该战中,共300多位起义军指战员血染莲花山畔,长眠于莲花山下。
 
莲花山一役持续入夜,由于起义军部队遭受突袭,队伍被拦腰截断,后卫部队与前头部队失去联络。时任东江特委委员、中共汕头市委书记杨石魂找到了与部队失联的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人,并在黄秀文的带引下由金厢下海前往香港。
 
距普宁市区约7公里处,记者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郭沫若等人当年隐匿的石洞。时任咸寮村农会主席陈开仪之孙、咸寮村原党支部书记陈束民向记者讲述了当年陈开仪接到任务后,营救郭沫若等同志的过程。
 
据陈束民介绍,1927年10月3日,中共普宁党组织成员方家悟找到了郭沫若等人并带至陈开仪家中。为确保安全,在咸寮村的10天时间里,陈开仪曾三次转移行踪,从自家老宅到山间草寮,最终把郭沫若等人转移至村西南马鞍山打石垭石洞内,顺利脱险。
 
“在此次危急关头,由中共普宁党组织派员护送的领导人共20余位,一个不少,全部安全脱险。”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共普宁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王宋斌形容此次行动是一次奇迹。
 
“当时烽炬传千里,从此风雷遍九陔。”王宋斌介绍说,正如郭沫若在1965年给起义军指挥部军事决策会议旧址提诗中所说,“八一”起义军鼓舞了当地人民的斗志,推动了武装斗争的发展,并且打出建立苏维埃政府、深入开展土地革命的旗帜。“由此发展起来的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坚持斗争长达八年之久。”
 
红色记忆延绵至今
 
革命的春风席卷潮汕大地,这段红色记忆的延续,离不开一代代文博人的努力。2017年11月,“八一”南昌起义南下部队指挥部军事决策会议旧址被确定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对革命遗迹的保护利用力度、遗址展陈方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多位文史专家为其四处奔走,不断修缮文物建筑、丰富内部陈列。江宁文介绍,目前,普宁“八一”纪念馆进行升级改造,纪念馆门坊、外墙将结合“八一”主题与原建筑物元素重新设计,突出革命气质。
 
记者在展厅中看到,多处绘制部队南下线路与沿途遗址的平面展板已经开始围蔽,将引入互动电容墙等新媒体呈现手段。未来,观众通过触摸便能亮起节点城市及遗址的照片。“这种方式既是知识性的展示,也更富有互动趣味性,希望给观众一种沉浸式的观展体验。”江宁文说。
 
而在旧址西侧厅内,为了让当年“流沙会议”的场景还原更立体化,博物馆计划打造一面近5米长的浮雕墙和塑像,将史料记载中的参会人物形象生动刻画出来。
 
“这里是普宁市广大党员开展党课学习及青年志愿者培训的重要场地。”江宁文表示,作为粤东地区首个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纪念馆会定期邀请党史专家、革命老前辈、革命先烈后代、**战士、资深红色旧址讲解员等为观众讲革命英雄故事,通过讲述革命英雄故事,切实增强广大党员、群众、青少年学生的民族自信心、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情怀。
 
“每一次讲解都是一次初心之旅。”来自普宁市第二中学的高二学生陈镘潼是纪念馆的第一批青年志愿者讲解员。这位扎着干练的马尾,眼神澄澈的姑娘只要拿起扩音器,就能迅速进入讲解员模式,讲起故事来生动有趣,给不少游客留下了深刻印象。
 
近年来,潮州、汕头、揭阳等地的南昌起义旧址相继修缮活化,串珠成链,连缀成一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红色基因传承学习体验潮汕线路,吸引了众多单位团体沿线寻访学习。微党课、线上博物馆、学生研学等多种新玩法助力红色资源活化,更多人愿意走进博物馆、走进遗址,探寻先辈的故事,传承百年红色基因。
 
蹲点手记
让红色遗址与城市发展相互交融

 
采访车穿行在潮汕三市,沿路可见红色革命村等标识。一位普宁什石洋村村民告诉记者,自从依托红色资源开发乡村旅游后,这里的人气比以前旺了不少,也带火了许多当地的民宿和美食。
 
事实上,潮汕拥有非常丰富的红色资源。除什石洋村外,许多烙有革命印记的村落仍亟待开发活化。在采访中,记者偶然联系到一位钻研普宁本地历史长达30多年的老专家王宋斌。在他的办公室里,书柜摆满了他主笔的普宁党史研究书籍和史料文件。尽管已经退休,他仍奔走在许多遗址活化的第一现场。
 
记者在蹲点采访时发现,杨石魂、陈开仪等革命人士的足迹遍布普宁,和普宁“八一”南昌起义南下部队指挥部军事决策会议旧址一样深藏在闹市区中的革命旧址还有很多。讲述这段革命故事,让这种独有的精神特质在这个城市中不断延续,正在成为当地政府、文博单位和公众一项共同的课题。
 
如何让旧址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与城市发展相互交融?如何让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更有生命力、更接地气?除了希望涌现出更多像王宋斌一样的专家型人才外,最重要的是要在尊重旧址、还原历史的基础上,发扬当地薪火相传的精神基因,引发市民公众的认同感和责任感,以有形的文物旧址带动无形的精神熏陶。
 
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因此,除了开展红色旅游外,普宁“八一”纪念馆依托红色资源,与学校等单位共建青少年志愿者培训基地的模式,也可以作为活化样本,向更多地市红色遗址推广。传承好红色基因,培育好新时代接班人,是对这段历史最大的尊重。
 
圆梦故事
陈开仪之孙、普宁市咸寮村原党支部书记陈束民:红色文旅带旺村中人气

 
在普宁下架山镇咸寮村内,村民陈束民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封泛黄的信件。信中所记录的内容源自1927年,时任咸寮村农会主席陈开仪等当地农会干部及革命志士在危难关头顺利完成护送时任起义军总政治部主任郭沫若撤离战区的艰巨任务。
 
新中国成立后,郭沫若于1955、1956年两次写信给陈开仪及其后人,并寄来自己的照片。信中,郭沫若亲切地称陈开仪为“老大哥”,并回忆“二十几年前你帮助我们好几位同志逃出虎口,我是经常留在记忆里的。”
 
艰苦奋斗的往事也由咸寮村老一辈革命志士的口口相传中保存下来。“正因先辈们为革命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我们更应把这段光辉的历史铭记于心。”陈束民说。
 
为了更好地保存这段珍贵的历史记忆,2012年,陈束民放下在普宁市区经营多年的服装店生意,回村参加村务工作。由于务实肯干,2014年,陈束民被村支部党员同志推选为咸寮村党支部书记。回乡后,陈束民自告奋勇担任其村内讲解员一职,前后接待了数十批慕名到此的党建或旅游团体。
 
在陈束民多年的努力下,郭沫若当年藏身在咸寮村的打石垭石洞已成为周边地区有名的红色景点。石洞旁,陈束民发动村民一同修建了一座小型展览室,展厅内以图文详细记录了当年的烽火岁月。如今,石洞亦被村民亲切地称为“打石垭·红色石洞”。
 
在红色文旅带动下,咸寮村不仅人气更旺了,村内集体收入也不断提升。目前咸寮村村内修建了一所小学,铺建村道及公共路面5公里并安装配套路灯,公共活动场所、广场等共1.8万平方米,村容村貌村风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2018年,下架山镇咸寮村“红色石洞”获选第六批普宁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让陈束民心中的“红色乡村梦”又向前迈了一大步。“我们现在计划修建一条水泥路,从村道联通至村内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最近,年过六十的陈束民常奔走于市镇之间,计划利用当地资源在村内打造一座红色主题文化公园。“希望通过红色教育,使村内乃至周边市民不忘历史,传承青少年的爱国热情。”
 
如今,陈束民仍继续坚持参与村内来访游客的接待及向导工作,以口述的方式把先辈流传下来的革命故事传播出去。
 
□南方日报记者李文轩 黄堃媛 王昕桐 张蜀梅
 

责任编辑:方壮玮
南方农村报(www.nfncb.cn)独家报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喜欢我们的报道,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看完这篇还不够?请 进入阅读下一篇!
编辑精选
猜你喜欢
关于南农
农村报

联系电话:

订报热线:

广告热线:

email:

分享

评论

加入收藏

阅读模式

#

扫一扫,使用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