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菌之王”成长记-星力电玩城平台

   | 公众号   |

2021-10-13 19:51:22 来源:南方农村报

分享到:

东宁市地处黑龙江省东南部,是由牡丹江市代管的县级市。2015年12月,东宁撤县设市。得益于当地黑木耳产业的快速发展,黑龙江东宁市先后荣获“中国黑木耳第一县”“绿色黑木耳生产基地县”“小蘑菇新农村建设十强县”等20多项国家级殊荣。

长期以来,黑木耳都是我国著名的食用菌和药用菌,食用之上品,被誉为弥足珍贵的“食用菌之王”。

据东宁市副市长张秀月介绍,东宁黑木耳产业发展历史悠久,从唐朝起便有黑木耳的相关记载,先后经历了野生采集、伐木生产、段木栽培、袋料栽培四个主要阶段。今天,袋料栽培依然是黑木耳的主要栽培方式。

东宁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组书记、主任、黑木耳产业管理办公室主任王良武说,黑木耳产业长期以来都是当地农户的致富产业,有钱赚,自然也留住了大部分人。


统购统销年代里的探索


今年72岁的付连锁是统购统销制度年代里黑木耳产业发展的拓荒者。

9月18日,记者在东宁市绥阳镇见到了头戴老年鸭舌帽、精神矍铄的付连锁。

据付连锁回忆,他开始探索种植黑木耳是从1971年春天开始的。那个时候,还鲜有人工种植成功黑木耳的案例,且当时黑龙江省也没有合适的菌种。付连锁尝试用罐头瓶来培育菌种,但最后都遭遇了失败。

当年秋天,付连锁结束“上山下乡”后被分到了东宁供销社工作。彼时的供销社,主要有两项工作:一是供应,二是收购。


东宁农户在采摘黑木耳。资料图


这里有一个背景。新中国成立初期,随着土地改革的基本完成,农民“耕者有其田”的梦想得以实现,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得到空前提高,粮食产量开始加快恢复。但是,当时国内粮食供求关系总体上依然紧张,从农户手中归集粮食的机制尚未建立,实施工业化的需要等摆在眼前的因素决定了我们的粮食配给制——统购统销制度。东宁的黑木耳也不例外。因此,当时黑木耳都由生产队来种植,最后卖给供销社。

1972年,付连锁通过阅读相关专业书籍、报纸,并且不断地尝试,终于做成了500瓶木耳菌,使当地的黑木耳种植实现了技术上的突破。

此后,在1971-1983年任职期间,付连锁带动当地掀起种植黑木耳的热潮。通过举办全县木耳学习班等方式,推广起了黑木耳种植技术。1977年,当地黑木耳产量破万斤,当时的黑龙江省供销社还专门为此表彰了东宁供销社。

到了20世纪80年代,全县基本普及了黑木耳人工种植。黑木耳成为东宁的特色产业。


世纪之交的转型


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推广段木栽培技术,到2003年开始全面普及袋栽技术,东宁黑木耳逐渐走上了产业规模不断增长、品质不断提升的高质量发展之路,形成“村村生产、户户栽培”的产业发展格局。今年58岁的绥阳镇绥西村的李忠仁是这一时期的见证者。

1983年,20岁出头的李忠仁开始种植黑木耳。“我们村当时是贫困村,人均3亩耕地,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多少钱,只能种植黑木耳来找一条出路,因为黑木耳效益比种地强。”谈及当年种植的原因,李忠仁说。

那时的绥西村尚没有划分到绥阳镇。当时绥西村不像绥阳镇那样,已经掀起了种植黑木耳的热潮,李忠仁是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从绥阳镇学习了一些经验后,李忠仁开始着手去干。他用罐头瓶种植了2000多瓶的黑木耳菌种,大获成功。“当时每瓶卖到了0.8-1元,赚了一大笔。”李忠仁回忆起当初的情形,依然嘴角扬起微笑。

2000多元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字。村里其他人一看确实有钱赚,便陆续开始种起了黑木耳菌种。

到了1990年,全村已经有三成多的农户种起了黑木耳。到了2000年初,这一比例达到80%。

这期间还有个小插曲。东宁市供销社食用菌技术推广站站长徐连堂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国家禁止乱砍滥伐措施严格实施,作为菌种培育载体的木材的获取便不在容易和廉价。果树不再能够随意砍伐,每年培育黑木耳菌种所需的木材都需要向当地林业局报备,段木栽培的模式便开始走向衰落。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忠仁等人在报纸上看到辽宁朝阳市当时在探索袋料栽培模式。袋料栽培模式,即将培养料配好后装入塑料袋内,经高压灭菌或常压灭菌后取出,待培养料温度降至30℃左右时,以无菌操作接入菌种,便可移到栽培室进行培养。

1994年4月,李忠仁等人便前往辽宁朝阳市“取经”,回来后,6月便开始尝试。遗憾的是,初期尝试生产的2万袋全部失败。经过众人一起分析,认为是温度过高导致菌种腐烂。因为菌丝长满后要进行10天左右的低温培养,即温度控制在20℃-22℃之间。

第二年春天,李忠仁等人重新尝试了1万袋的菌种种植,控制好了温度,果然大获成功。此后,村民们纷纷采用这一模式。


东宁农户在挂袋棚室采摘黑木耳。资料图

2001年,绥西村已经行政划分到了绥阳镇。当时的镇长“三顾茅庐”请他带领村民共同致富,李忠仁不再好推辞。最终,经过民主选举,李忠仁当选了绥西村村委会主任。

要干就干好,要做就做出点样子。当选后,李忠仁撇下了自己的事业,全心投入到村里黑木耳产业发展上来。与此同时,徐连堂在袋栽技术基础上试验成功棚室立体栽培技术,大大提高了黑木耳产量。

2006年,在多方努力下,绥阳镇建立起当时全国唯一的黑木耳菌厂。


新时代的发展抉择


王良武告诉记者,为提高黑木耳的竞争力和科技含量,东宁市成立了黑木耳产业推广办公室,每年安排专项扶持资金,在技术引进、推广、研发上给予支持,针对本地气候、土壤、水质等特点,研究出集吊袋悬挂、人工控温控水、棚顶喷灌于一体的棚室挂袋栽培技术,使黑木耳的产量和质量达到了双提升,实现每亩土地由生产1万袋向生产4-5万袋的大跨越。


东宁农户在挂袋棚室采摘黑木耳。资料图


近年来,东宁市实施黑木耳“六化”战略,即标准化、集约化、科技化、工厂化、品牌化、组织化,强化科技创新,转变发展方式。在黑木耳产业用地方面,东宁累计建成200亩以上的园区39个,占地1.7万亩。位于绥阳镇的黑木耳交易市场,年均交易黑木耳10万多吨,交易额60多亿元,交易量占全国年均交易总量的2/3,被原农业部批准为国家级木耳批发市场。目前已发展成全国最大的黑木耳交易集散中心。

2021年,直接从事黑木耳生产的农民有2.2万人,占全市农民总数的22%;预计今年东宁黑木耳种植规模9亿袋,与去年持平。

今年5月,在2021中国品牌价值评价信息发布暨中国品牌建设高峰论坛上,东宁黑木耳以181.27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列全国区域品牌(地理标志)排行榜第19名,蝉联全国地理标志产品食用菌类第1名。

随着乡村振兴工作走深走实,各地竞相发展食用菌产业,同质化竞争日趋加剧,东宁黑木耳产业发展再次遇到了“瓶颈期”。张秀月表示:“是否可以出台一些废弃菌料综合利用政策,帮助对接国家级科研院所或者给予一些废弃菌料综合利用补贴资金,推动黑木耳全产业链条式发展,同时对黑木耳从业企业的发展壮大给予财政、金融上的支持,比如贷款贴息等,这些是目前黑木耳产业发展亟须面对的问题。”


农民日报记者 | 王壹

编辑 | 杨志建


往期回顾



欢迎投稿:739649351@qq.com
联系平台:15876507123(赵飘飘) 

来了,点个赞 在看再走吧~~~



南方农村报(www.nfncb.cn)独家报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喜欢我们的报道,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看完这篇还不够?请 戳这里 进入阅读下一篇!
编辑精选
猜你喜欢
关于南农
农村报

业务电话:

订报热线:

广告热线:

email:

分享

评论

加入收藏

阅读模式

#

扫一扫,使用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