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佑畜牧死猪问题现“罗生门”!当地相关部门:公司未上报,股东仍要“法庭见”-星力电玩城平台

   | 公众号   |

2021-09-08 16:31:00 来源:南方农村报

分享到:

近日,华佑畜牧2019年两次业绩公告中披露死猪数量出现前后“对不上号”的问题持续发酵。此后华佑畜牧在回复问询函时称,死亡猪只数量前后出现差距是因统计核算方式不同而导致。目前,关于争议问题各方仍未妥善解决,公司中小股东仍寄希望于“法庭见”。


死猪数量出入是外界理解错误?

公开信息显示,“华佑畜牧”为该家公司今年6月30日启用的新名称,其前用名称为“荣昌育种”。

据了解,荣昌育种总部位于山东滨州,是一家民营种猪育种企业,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交易。2017年,大北农斥资2.8亿元收购荣昌育种45.61%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2018年,大北农又向荣昌育种增资1.11亿元,持股比例增至73.19%。

财务数据显示,荣昌育种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259亿元、2.267亿、1.857亿,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350万元、-5146万元、5602万元。

对于2019年出现的巨额亏损,公司年报解释称主要是2019上半年疫情造成的死亡成本增加,疫情造成的种猪与仔猪销售困难,商品猪在疫情爆发时的低价格,疫情的防控成本显著增加,从而影响公司利润下降较大。

然而正是这份2019年年报成为了事件的导火索。

荣昌育种的第二大股东黄蓝创投发现,在《荣昌育种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荣昌育种及其全资子公司因疫情影响导致猪群死亡14500只,死亡成本2250万元。但在2020年4月披露的《荣昌育种2019年年度报告》中却显示,公司2019年上半年受重大疫情影响,死亡猪只62313头,全年死亡猪只69963头,导致全年非正常损失5327.98万元。

也就是说,荣昌育种2019年半年报与2019年年报中的死猪数量出现的较大的出入,在年报中披露的上半年死猪数量比半年报中“多死了”4.78万头猪,并且单头猪的损失成本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到底死了多少头猪?荣昌育种股东间就此闹翻。

2020年,黄蓝创投以损害公司利益为由,将大北农、邵根伙、吴文、薛玉辉、杜长龙、李庆举、刘彩霞、张志海、张掖平告上法庭,要求上述被告方停止侵权并赔偿荣昌育种经济损失5327.98万元。案件于当年8月立案,并于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最终法院判定,驳回原告黄蓝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本案中,荣昌育种设有监事会,而原告黄蓝创投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已书面向监事会提出请求,监事会在收到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或者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情形,因此,原告没有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前置程序,其提起本案诉讼应予驳回。

在引发媒体及市场关注后,全国股转系统8月16日发布问询函,要求华佑畜牧对相关事项进行说明。问询函要求华佑畜牧“详细说明2019年度涉及的猪只死亡数量的具体情况,并说明核实过程及确认依据,就媒体报道中涉及的半年报与年报数据差异、公司数据与地区官方数据的差异进行解释”;同时说明“你公司是否存在向部分股东泄露未公开重大信息的情形,是否违反了公平披露重大信息的原则”。

8月20日,华佑畜牧答复表示,2019年上半年猪只死亡14500头,仅是计入营业外支出的猪只死亡数量,未包括计入生产成本和管理费用的部分;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上半年死亡猪只为62313头,系上半年全部的猪只死亡数量。公司还特别指出,外界之所以认为存在差异,系对相关数据的错误理解,将不同口径的数据进行对比所致。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华佑畜牧答复时表示病死猪数量已自行处理并且已上报当地相关部门。然而据无棣县畜牧兽医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并未收到相关报告,并且向公司发出了整改通知。

病死猪未向官方报告

“公司坚持声称是自行处理病死猪的,但却拒不提供相关证明,我们严重怀疑其2019年病死猪数据的真实性。”黄蓝创投相关负责人李经理表示,华佑畜牧对病死猪的处理或已违反了山东省相关规定。

据了解,根据《山东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监督管理办法(试行)》第七条规定,“畜禽养殖场(户)发现病死畜禽时,应当立即报告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参加畜禽保险的还应报告当地保险机构,双方共同对病死畜禽进行现场联合核查,核实防疫情况,查找死因,登记病死畜禽数量。”

而无棣县畜牧兽医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媒体报道时表示,该中心并未收到华佑畜牧的报告。当地病死猪数据显示,2019年无棣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厂共无害化处理猪35325头,北海新区6826头,而华佑畜牧的死猪数量却已大大超出该数据。对此,无棣县畜牧兽医服务中心表示已对华佑畜牧下达了整改通知。

对于整改通知的具体内容,之前的处理方式是否违反规定,以及华佑畜牧后续对死亡猪只的处理方式、流程等,记者向华佑畜牧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大北农进行了解并未得到答复。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记者曾联系华佑畜牧、大北农,对方未进行正面答复并要求提供采访函,但如今该采访请求仍未得到答复。

此前,关于华佑畜牧病死猪数量出现出入的问题,公司大股东大北农与二股东黄蓝创投之间已先后两次对簿公堂,但一审、二审两级法院仅以未履行前置程序为由驳回了起诉,而对案件的实质并未给出定论。

记者联系上华佑畜牧二股东黄蓝创投,相关负责人李经理表示,按照披露的数量进行死猪处置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没有报备、监管方不知情,且有疫情死猪,那么具体是以什么方式处置的?在什么地方处理的?是否还涉及到环境污染等问题,仍然是待解之迷。

“目前,公司已履行完前置程序,也已找好律师,正组织材料,准备重新起诉,一定要追出真相。”黄蓝创投李经理表示。

来源:证券时报

推荐阅读

1.

2.
3.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订阅《农财宝典》畜牧版杂志

↓↓↓ 
南方农村报(www.nfncb.cn)独家报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喜欢我们的报道,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看完这篇还不够?请 戳这里 进入阅读下一篇!
编辑精选
猜你喜欢
关于南农
农村报

业务电话:

订报热线:

广告热线:

email:

分享

评论

加入收藏

阅读模式

#

扫一扫,使用小程序